网络课堂引发的思考:在线教育有望均衡城乡教

  2020年,开学季受到疫情的影响,但教育行业却没有按下暂停键。为阻止疫情向校园蔓延,教育部1月底下发通知,要求2020年春季学期延期开学,同时提出了“停课不停学”的方案,在互联网技术的保障下,“网课”成了最近的热词。网课真正成为疫情中学习的一项救急手段,作为一种新的教育形式,无论是老师、学生还是家长仍要经历一段适应期。

  年近40岁的刘先生的老家在陕西汉中乡下,十多年前来西安打拼,最终有了自己经营的小超市和房子,上初二的大女儿也在西安一所普通中学读书。今年春节回到家不久后,由于发生了新冠肺炎疫情,眼看正月十五后女儿就要开学了,却接到女儿学校的通知:“学校暂不开学,通过网络授课”。刘先生庆幸汉中老家家中的手机信号不错,借助自己的手机登录网络平台,不久,女儿和在西安的同学一样,看到了西安教育部门提供的网络课程。后来刘先生发现,不少和自己孩子一样留在本地上学的农村孩子虽没有电脑和手机,但还是通过家中电视也收看到了和女儿一样的网络课程。

  西安教育电视台动漫实训基地副主任孙磊告诉记者,大年初三,根据疫情防控形势,西安市教育局和西安教育电视台决定,邀请西安市内相关学校教学名师,通过制作网课的形式,给开学居家的全市中小学生提供优质的教育网课。但考虑到部分不具备上网条件的孩子如何上网课的问题,西安市教育部门决定采取电视和网络并行的方式,让更多的孩子收看到网课。

  2月10日以后,我省教育部门和防疫领导部门决定,将西安的优质网络课程向全省覆盖,通过与三大电信运营商及广电网络联系,终于将13路网络课程电视信号覆盖全省,将中小学不同年级的网络直播课程,以电视信号方式提供给居家的全省中小学生收看及回看,网络及电视的结合,让城乡孩子都能收看到优质网课。

  据孙磊介绍,一些学校在网络直播课程的基础上,利用相关的网络平台,结合本校学生实际,有针对性地进行课后答疑和特色辅导,丰富了直播内容,让网课教学更有针对性。他坦言,要到全省所有中小学全部正常开学后,他们的直播课程才会真正结束。

  记者了解到,随着教育技术现代化、网络化进程的加快,以及均衡城乡教育资源的需求,我省早已在城乡学校实施了网络校校通工程,这为教育教学手段的提升,奠定了基础。掌握现代化的教育技术,目前已经成为教师职业发展的必修课。

  在不能正常开学的日子里,网络课堂,成了大多数学生的选择。记者近日走访了解到,网络或网课软件不稳定,是网络课堂目前存在的最大问题——老师和学生在家上课的软、硬件设施差异很大。在网络和电脑、手机等设施比较完善的情况下还好,但在网络和硬件条件有限的地方,上课变得比较困难。

  “之前从来没有想过,孩子有一天会以这样的方式上课。”市民李先生的儿子10岁,上四年级,学校延迟开学后,学校的微信群里,老师们开始向学生及其家长征集能否在家上网课的信息,主要询问学生家中是否有可上网课的硬件设备,以及有没有接宽带网络。

  尽管线上教育早就已经在国内出现,李先生此前却从未接触过,在他的想象中,网课应该跟平时自己看的直播差不多,“隔着屏幕看老师上课,应该挺有意思的。”

  但真实的网课,并不仅仅是看视频这一种形式。李先生告诉记者,征集的结果是所有的家庭都有智能手机,大部分家庭都有宽带网络,李先生家使用的是电信宽带和ipad终端,网速比较稳定,而另一位受访家长介绍,他家使用的是铁通的网络,上起课来信号很不稳定,网络卡顿,“声音变得嘎吱嘎吱的,有时候可能切换不过来,我只能跑到邻居家‘蹭网’。”

  事实上,大量教学内容上线、短时间在线人数暴增,导致上网课时遇到“卡顿”和“死机”,出现网络运行不稳定,似乎是不少家长普遍反映的问题。“形式很新鲜,网速不给力。”学生家长刘女士记得,女儿上网课第一天,“大概10点钟,APP突然就‘崩了’。”刘女士说,所谓的“APP崩了”,是指卡在某个页面无法进行其他操作,“应该是那天用APP的人太多了。”

  刘女士认为,网课效果很大程度取决于学习平台的流畅度,“比如说直播课上到一半,APP太卡了或是直接‘崩了’,耽误了很长的时间,只能安装多个平台,频繁切换。”

  记者从多方获悉,运营商和众多互联网企业正通过云服务、算力支持等方式夯实在线教育网络基础。比如,百度已完成基础云资源准备和调试工作,确保国家中小学网络云平台上线和稳定运行。钉钉已连续扩容10万台云服务器,并和阿里云成立专项团队保障网课平台稳定。此外,中国电信、中国移动、中国联通三家运营商分别面向中小学推出了云课堂服务。

  随着5G时代到来,以“线上自主探索+线下互动研讨”为主要特征的网课,是否会成为未来学校课堂教学的主流模式?西安工业大学人文学院教授郑升旭告诉记者,可以预见,借助5G的优势,能够连接的学习空间数量会越来越多,空间连接的速度会越来越快,未来课堂的时空界限已经模糊,泛在学习将以学生为中心而形成个性化的移动“小课堂”。郑升旭同时认为,线上教育不会取代线下教育,但二者的场景融合将越来越紧密。另外,在线教育的技术短板也逐渐暴露,未来发展需要在服务器容量、云存储、响应反馈机制、同步机制等方面有进一步提升。

  “下午我就到电脑城去转转,她天天用手机上网课,我想买个屏幕大的平板电脑让她用,这样对眼睛的伤害小一点。”家住西安市太乙路的刘先生如是说。但让他没想到的是,网课带动电子产品热销,商场里的平板电脑供不应求,网上大部分价格较低的平板电脑也显示“无货”。

  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形势下,在家上网课成了学生们的主要学习方式。记者采访发现,大部分中小学生家长平时尽可能让孩子远离电子产品,大部分这样的家庭中,不会配置过多的电子产品,所以大部分中小学生刚开始上网课时,用的最多的便是手机,但是其弊端也慢慢凸显。

  “手机的屏幕太小了,亮度也不够,我儿子看多了总是揉眼睛。”家住西安西郊的赵女士说,她的儿子今年读初中三年级,毕业班即将面临中考,课程相对较多,除了中午吃饭和每节课间的几分钟休息时间,儿子每天从早上8时开始,直到20时,都面对着一个小小的手机屏,为了尽可能减少对眼睛的伤害,赵女士专门买了一台平板电脑。

  记者了解到,大多数家长的选择与赵女士相同,他们较为认可的上网课工具就是平板电脑。大部分家长表示,他们在为孩子上网课选购电子产品时,屏幕大是首选条件,平板电脑就合乎要求,而相比于数千元的知名品牌,价格在千元以内的较受欢迎。

  防疫形势下学生们在家上网课,带动了电子产品尤其是平板电脑的销售,但近期部分家长欲购买时,却发现市场中该类产品出现供不应求的现象,之前提到的刘先生就有类似遭遇。“转了两个商场,合适的平板电脑都卖完了,剩下的不是价格太高,就是质量不行。”刘先生说。

  记者走访发现,商场里性价比较高的平板电脑确实缺货。此外,网上销售也是如此,在某网购平台,一款知名品牌电子产品旗舰店内,新款的平板电脑显示“有货”,但价格在7000元以上,而2000元-3000元的旧款均显示“无货”。有商家表示,网课带动电子产品销售,部分产品出现脱销,但随着初、高三毕业班复课和电子产品需求量慢慢饱和,市场会恢复正常。

  疫情下的网络课堂,一度让学生无法离开电子产品,但网课上久了,家长开始为孩子的视力担忧。孩子居家学习,都有哪些不良的用眼习惯?怎么做才能更好保护视力呢?来看看不同家庭的防护“高招”。

  今年7岁的杨紫璇是西安经开第五小学的一年级学生,她每天要上4节网课,虽然每节课的时间只有20分钟,但每天接触电子产品的时间都在4个多小时。孩子母亲张女士告诉记者,她家是双职工家庭,自从恢复正常上班后,孩子多数情况是老人照顾。上网课时,老人把电脑打开交给孩子就去忙别的事情了,孩子上网课时盯着屏幕看直播,网课结束后,还要盯着屏幕抄写老师布置的作业。闲暇之余,女儿还会偷偷玩会游戏,看动画片等。不仅如此,到了晚上休息时间,还经常会看一会儿电视。

  “每天长时间对着电脑屏幕,女儿难免出现眼睛酸胀的情况,我就怕女儿提早近视。”张女士说,首先把女儿上课用的电脑改成了电视,毕竟电视屏幕大,不仅如此,还专门给女儿买了防蓝光的护目眼镜。

  与张女士一家相比,家长马海霞防护女儿视力下降和坐姿端正的方法更特别。马海霞说,女儿今年上初二,之前视力就不是太好,加上学业本身紧张,一直很反对女儿接触电子产品,就怕影响女儿学习成绩。但网课来临后,因为处于特殊时期,不得不通过电子设备学习,只能严格控制女儿使用电脑的频率。

  “我专门买了一台家用打印机,就是把老师网课上的重点和作业打印出来让女儿来学习,减少电子产品的使用率。”马海霞说,担心书本与眼睛之间的距离不够,还给女儿买了坐姿矫正器“背背佳”,要求女儿在学习时使用。

  在家上网课怎样做可在一定程度上保护孩子眼睛呢?西安市第一医院的眼科专家给出建议,每看完屏幕30分钟,眼睛至少要休息10分钟,休息要在自然光线下远眺,或者轻闭眼睛做一下眼保健操。此外,太阳光能刺激多巴胺含量,可起到延缓近视发展的作用。每天可以选择在自家阳台或院子这样阳光能照射到的地方晒太阳,增加睡眠和休息,对缓解近视都有帮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