富二代真人秀制作人:穷人没有资格指责富人

  “如果我是牛肉的话, 是神户牛肉。”面对镜头,华裔女孩儿Chelsea一脸傲娇地仰起脸,神气而自信地做了这样一个比喻。这是温哥华HBIC TV推出的真人秀节目《公主我最大》开场的第一幕,它呈现了华裔“白富美”在温哥华的生活情境。

  真人秀中的女孩们住在太平洋的另一端,当中国大地进入沉沉黑夜时,温哥华的太阳才悄然升起。而我们与她们的距离,远不止是地理与时差那么简单。

  在中国媒体近期的广泛报道中,这些女孩儿被描述成“肆意炫耀的富二代”,“中国社会的毒药”。最常被媒体提及的一幕是四个女主角在高级餐厅吃着豪华大餐,杯盏交错的场景。她们点了1995年的拉图尔红酒,用吸管喝为了不弄脏牙齿。这样的画面被中国网友指责“装逼”。还有人会愤愤不平地说这些女孩儿“十有八九是官二代”。

  一位名叫“平壤金书记”的网友留言称:我住在温哥华,他们这群孩子换车的频率比我买衣服还勤。

  但在《公主我最大》的制片人李冠扬(Kevin K Li)看来,片子中的“公主们”是一群“聪明能干、独立上进”的姑娘。

  李冠杨出生在温哥华,祖籍香港,如今已在加拿大制片业打拼17年,先是在City TV和CTV做新闻节目编导,后来自己拍摄纪录片和广告。

  2014年,由李冠扬领导制作的《公主我最大》第一季横空出世。节目中的主角是四位美丽富有的年轻女孩儿,最小的19岁,最大的27岁。她们浓妆艳抹,热爱时尚,追求名牌,喜爱豪车和派对。温哥华最高档的餐厅与最豪华的酒店对她们来说都是稀松平常之物。

  但同时,她们漂亮、自信、受过高等教育,并立志于开拓自己的事业。女主角之一Flo.Z是一位独立设计师,正在发展她的第一个品牌,面对镜头,她优雅地微笑着说:“现代女性应该是非常独立非常自信的,我们不会为了别人的认可而局限自己,我们在做事情的时候看起来很美。”说到“很美”这个词时,她晃起手臂,笑得更加妩媚灿烂。

  这部真人秀引发了巨大的争议,有西方网友评论认为,《公主我最大》并没有反应中国富有家庭的真实情况,她孩子所在学校的中国学生也很有钱,但他们并没有片子中女孩儿那样奢侈,“那些华裔孩子们学习用工,文质彬彬”。

  而该话题在中国引起的讨论更加热烈。在豆瓣、天涯等社交网络上,网友们扒皮片中某位女主角整过容,某位女孩儿家庭背景造假,还说真人秀中的兰博基尼超级跑车、10多万元的钢琴、15万元的钻石项链只是厂商赞助的道具。

  更多的争议还是对女孩儿们奢侈生活的嘲讽。网友“netseed”说:“看了《公主我最大》,我真的看不出他们对他人有何关爱,对父母对生活对社会有啥感恩”。 广东省网友“我是一个淫才”说:“我们每天搬砖,吸着雾霾,为的就是这帮小主活得有个人样。”江苏省网友甚至气愤地扬言“再来一次打土豪分田地”。

  李冠扬无法理解为什么人们对这些女孩儿怀有如此“深仇大恨”,“四个女孩儿毕业于英属哥伦比亚大学,两个人来自商学院,还有一个人获得了数学荣誉学位。她们都是非常非常聪明的女孩儿,也很刻苦,我不知道人们为什么不喜欢她们。”

  李冠扬说,他的本意是想通过真人秀向人们传递华裔正面形象。对于网友们的指责,他表示很无奈,“富有并不违法,也不应该被指责。这个世界上必然有穷富之分,胖瘦之别,但这不意味某一部分人就有资格指责另外一群人。”

  “关于中国的话题几乎都是负面的。西方媒体上都是中国富二代不好,中国污染严重,中国假冒伪劣产品多等等。我在试图通过这部片子呈现另一个角度,我想告诉他们,这些中国女孩儿的爸爸妈妈确实有钱,但她们也和普通人一样,甚至还自己创业,做慈善。”李冠扬认为香港人和大陆人都是中国人,大部分西方人支持香港令他很伤心。他认为这与西方人对中国过多的负面的认知有关,而他正在试图改变这一现状。

  《公主我最大》不是李冠扬拍摄的第一部涉华作品。此前,他还制作过一部讲述温哥华唐人街历史的纪录片。这部片子从淘金热时期讲起,记述了华人远渡重洋,在温哥华这片陌生土地上艰苦创业的故事。那时候,中国移民受教育程度较低,只能从事一些体力劳动,生活贫困。而如今,越来越多华人通过努力获得了社会地位,在北美过上了富足的生活。

  在大洋的另一端,中国也如腾飞的巨龙,在三十年内一跃冲天,摆脱了东亚病夫的帽子,成为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。三年前,李冠扬陪奶奶回中国。站在黄浦江岸,面对东方明珠,老人感慨万千:“现在的中国我已经不认识了。”

  李奶奶已经35年没有回家了。如今,从香港到老家东莞仅需一个半小时,而三十年前需要走上三天三夜。曾经回收废品的亲戚也抓住了改革开放的机遇,开了家废品回收厂,生意逐渐兴旺,成了有钱人。“日本人来的时候,没有东西吃。只能啃树皮吃草。现在中国真好,真富有啊,什么吃的都有!”李奶奶对李冠扬说。

  “你来加拿大,别人问你,你来自哪,你说我来自中国。别人会说:哦,你是来买房子和豪车的有钱中国人,是中国富二代吧。这就是北美人对中国人的看法。”李冠扬停顿了一下,语气缓慢地说,“你知道他们为什么这么想吗?因为没有人向他们呈现中国人的其他形象。”

  温哥华富有的白人们过着片中女孩儿一样的生活,但没有人在背后闲言碎语,人们讨论的话题永远都是富有华裔。李冠扬认为整个社会对华裔“富二代”的看法是不公平的。“二战之前生活在上海的西方人更加穷奢极欲,他们四处挥霍,有的人杀了中国人,却只给一点钱去埋葬尸体,没有多少人指责他们。人们对待富有华裔和富有白人的态度是不同的。”

  “我爱中国,爱中国历史。”李冠扬自豪地说自己学了20年“舞狮”。“我爱中国文化,”他又补充道。

  目前,李冠扬的制作团队有90%华裔,大部分出生在加拿大,也有将近一半来自中国。他的办公室满是中国元素,有水墨画、老照片、中国工艺品、以及和孙子兵法英文书。

  李冠扬的母语是英文和粤语。为了学习普通话,他曾到北京语言大学进修三个月。在这期间,他去过故宫三次,还游览了天坛、颐和园、长城和北京的各大博物馆。他说他特别喜欢北京,最爱北京羊肉串。“每次去朋友家吃饭我都要吃羊肉串。”李冠扬笑呵呵地说。

  当我问他如何看待中国的贫富差距问题时,李冠扬第一次犹豫了。他说自己并不在中国生活,无法评价中国政治和社会政策,但他认为中国过去二十年取得了巨大的成就。他记得二十多年前,北京的街道上还到处是自行车,现在满街都是私家轿车了。“这是个奇迹,中国用三十年的时间做到了美国用一百年才能取得的成绩。”

  我和他说“富二代”在中国并不是一个正面的词汇,他问我为什么。我解释之后,他停顿了一会儿,对我说:“如果富人是个有责任心的人呢?如果他们为人正直,靠自己的努力赚钱,并且努力为社会服务,这不是更好吗?这就是我要通过这部片子表达的啊。这些片子中的女孩儿努力学习,还从事慈善事业。我想通过这部片子改变人们对有钱华人的看法。让他们看到其实这些有钱的华人和他们想的并不一样。”

  《公主我最大》前两季告一段落,如潮的争议也在逐渐平息。如今,李冠扬正在紧锣密鼓地拍摄第三季,这期真人秀将于今年六月上线。

  前两季的女主角们都过着自己的小日子。Chelsea在镜头外是个爱笑的女孩儿,总是一副开心的样子。现在,她的全部精力都在刚出生的小baby身上。Coco一直痴迷甜点,如今正在日本一家顶级厨师学校学习做美食。Flo.Z是引起争议最大的一个姑娘。第一季真人秀之后,他的父亲被控西温豪宅命案嫌犯,涉嫌杀死她的舅舅,这一事件曾轰动温哥华。“这段日子是我人生中最黑暗的时期,每天都在极度的悲伤中度过”这是去年五月份,命案发生不久后,Flo.Z在她的个人微博上发的一段文字。

  Pam是《公主我最大》第二季的女主角之一,她的模特公司已创办了一年半,还在循序渐进地成长中,离她预想的目标仍有距离。“我在温哥华没有任何跳板,从基础到人脉积累都是要一步一步来的。”

  Pam出生在哈尔滨,十二岁时随全家移民加拿大。她记得小时候,家里房子很小,也就三四十平方米,两间卧室,父母都是工薪阶层。外面是小区的院子,衣服都晾在外面挂衣服的绳子上。她经常和邻居哥哥一起玩,拿个小箱子说“这就是我们的房子啊”。

  每天,Pam上床睡觉时,爸妈还没回来;早上醒来,父母已经出门做生意了。她看着自己的爸妈如何早出晚归,辛苦赚钱,通过不懈的努力从工薪阶层迈入了富裕阶级。如今,Pam也在创业,面临很多困难,但每当想起父母曾经的辛劳时,觉得自己现在遇到的困难都不及他们十分之一。

  这次参加真人秀节目给Pam的生活带来了些许变化。她面对许多网友的质疑和指责,有人说她整过容,有人说她炫富,但也有人会给她私信说“我知道你想要什么”,还有人会说“你是我的榜样”。“这就是我做这件事情的意义”Pam自信满满地说。

  目前,Pam有四个固定的客户都是通过看这部真人秀认识她的。他们觉得片子中的模特很不错,特意来找Pam谈合作。“除了网上的流言蜚语和别人的猜测,对于我来说,这个秀的正面效应大于负面。”

  谈到中国人对“富二代”这个词的理解时,Pam认为,现在人们仇富的心态有些扭曲。前段时间,美国南加大留学生纪欣然被杀,中国有评论说她活该倒霉,谁让她是富二代。后来发现这个女生的父母很平凡,只是想给女儿更好的教育,辛苦赚钱把她送出国。“我觉得这真是莫名其妙的一件事情。”Pam耸耸肩,无奈地摇头。

  前几天,Pam在微博上传了一张男朋友妈妈为她煮的一碗汤的图片,网友在下面骂道:“你不是很有钱吗,有钱还在家里吃饭,你应该天天吃牛排啊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