发力青训建设主场LGD想做电竞圈的豪门俱乐部

  环境总是在不断改变的,大众通常会用动态的眼光来认知事物,电子竞技行业就是这样一个典型的例子。事实上,10年前电竞仍然是一个灰色领域,社会大众往往将产业的从业者打上“网瘾少年”、“荒废学业”等等标签。

  然而自2016年以来多项政策利好电子竞技行业发展,2019年国家统计局将电子竞技划归“职业体育竞赛表演”,行业彻底与消极的认知分手,正式标志着具有高度观赏价值的电子竞技运动化。根据前瞻产业研究院整理数据,我国电子竞技市场用户已经连续3年增速超过20%,2019年达到5亿人次左右。

  成立于2009年的LGD战队已经成为中国电竞行业最重要的力量之一,战队目前涉足9款游戏,其中主要发力《英雄联盟》,《Dota2》以及《王者荣耀》,凭借major冠军和世界赛的优异表现,LGD在《Dota2》游戏玩家中享有很高的声誉。

  从产业链的角度来说,游戏制作公司处在行业最上游,赛事联盟和电竞战队连接了最上游环节和下游内容制作方,电竞战队向联盟缴纳会费,从联盟赛事直播和其他收入中得到分成。

  与职业足球赛事类似,战队可以自由建设青训体系培训人才,也允许战队之间选手的自由转会。而不同于体育赛事的区别在于,游戏厂商对于电竞比赛享有极高的话语权,每一次游戏参数的调整都相当于运动规则的改变,其对结果的影响力不言而喻。

  电子竞技归根结底是竞技体育,成王败寇的逻辑在行业内是永恒的主旋律,战绩糟糕的队伍永远无法取得关注,如果有战绩很差但仍然享有较高的热度的反差出现,往往要归功于过去辉煌积累的忠实粉丝。

  对于体育职业队伍,青训是职业队得以不断保持竞争力的核心。类比足球联赛,搭建完整的青训梯队,利用体系筛选潜力球员为职业队补充新鲜血液,已经成为了电竞队伍的标配。除了为自家队伍输送人才,青训成果也成为转会市场中重要的营收来源。很大程度来说,职业队伍的青训水平直接决定了队伍的竞争力。

  LGD在参加项目均有青训投入,Dota2的体系尤其成熟。2009年起,LGD主办了中国Dota2精英联盟,在Dota2排名头部的选手拥有参赛名额。比赛设立奖金,在游戏中表现优异的选手会成为各支战队的签约对象。为了克服用眼光选人不可避免的主观性,LGD旗下拥有游戏数据平台VPGAME,能够按照游戏中的参数设置公式对选手进行评估,引入数据分析的手段选择最适合团队的选手。

  广告商赞助贡献了职业战队收入中的重要部分,头部职业战队在商务拓展上各展身手。LGD对商业化探索从前期的游戏配件,演变到欧莱雅,清扬,农夫山泉等丰富品类的赞助商,2019年LGD赞助商收入增长超过5倍,反映出市场对于电竞行业商业价值与日俱增的认可度。

  LGD希望自身的影响力不仅仅停留在国内,在国际化合作上,队伍和法国足球豪门巴黎圣日耳曼达成品牌协议,将队名改成“psg.lgd”把品牌的商业价值提高,有质量的赞助商更容易被吸引。

  对于战队来说,营收主要依赖赞助商,联盟分成赛事奖金,以及主场运营。三部分营收都与战队的战绩直接挂钩,尤其是赞助商收入,当战队成绩不尽如人意往往会面临无人问津的局面,而成绩一飞冲天之时也是赞助商蜂拥而至之日。

  由于竞技体育的本质是赢家通吃,电子竞技战队通常只有头部玩家才能实现盈利,腰部和尾部战队的战绩差,不足以吸引赞助商和粉丝,不得不面临亏损。

  面对行业竞争,电竞队伍需要围绕提升战绩的目标构建竞争壁垒。各支队伍必须持续投入青训体系为战队储备人才,不断构建品牌知名度提升战队的商业价值,为选手提供专业的训练设施场地和指导。

  另一个趋势是,近年来各支战队有逐渐落户一二线城市的趋势,利用区域内粉丝的身份认同,中小规模机构也可以实现稳定的收入基数。

  LGD战队认为,赞助商收入未来会平稳增长,营收的爆发点在于toC收入,即粉丝线下的运营。“现阶段只有顶尖战队才能赚钱,将来忠实的粉丝如果能够抓住,C端衍生品的营收能够大幅带动公司的利润增长。我们从2017年开始关注衍生品线上线下的售卖,周边去年对营收贡献还比较有限。未来在政府的支持下我们会在杭州主场打造商业综合体,用网咖+电竞小店+旗舰店的复合业态打造网红地标。”